电影
电视
选择国家和地区
选择类型
选择年份
影人
选择地区
选择年龄
选择性别
电视剧> 天地民心 >>

天地民心

  • 剧情简介
  • |
  • 海报剧照
  • |
  • 幕后制作
  • |
  • 相关报道
  • |
  • 投资发行
剧情简介
        《天地民心》生动讲述了清代名士祁寯藻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祁寯藻学识渊博、为官清廉、情怀高远、心系百姓。他是四朝文臣、三代帝师,为民请命,他出生入死,富有强烈的正义感和高度的民族责任感,用一生来践行民本思想,他的精神气质是中华民族极富感染力和生命力的崇高品格。
  清嘉庆年间,17岁的祁寯藻才华横溢。在经历了突如其来的家难之后,他开始思考如何为人,如何为读书人这一严峻的问题。通过跟随张观藜,年轻的祁寯藻树立起“以民为本”、“致君尧舜”、“使民小康”的人生信念,重回“科考”,最终金榜题名。在清王朝走向末路的时候,祁寯藻亲手处决了视为骨肉的“贪官”义弟——元白;在暗箭密布的政治波澜中,他用性命保护情同手足的“钦犯”义兄——冯怀义;而在个人的心灵深处,他珍藏着终生的挚爱——含黛。作为一个文人、士大夫,祁寯藻为自己的政治理念付出了他的全部——生命、爱情、亲情和财富,但他更看重的是“道”,这个“道”,正是天下良臣和文人志士们所共同追求的“道”,这便是“天地民心”!
幕后

        电视剧《天地民心》以清朝中晚期动荡的社会为历史背景,讲述了著名政治家、文学家、书法家,“四朝文臣”“三代帝师”祁寯藻的传奇一生,是一部跌宕起伏,气势恢宏,具有强烈现实意义的历史正剧。祁寯藻出身书香门第,自幼即聪明过人,17岁时已然才华横溢,年纪轻轻便参透诸多学理,树立了“以民为本”、“致君尧舜、使民小康”的人生信念,并为此付出毕生努力。他历经清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四朝皇帝,做过道光、咸丰、同治三位皇帝的老师,且亲历了鸦片战争前、中、后三个历史动荡时期,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电视连续剧《天地民心》由山西省委宣传部、晋中市寿阳县委、县政府和山西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录制,著名编剧朱秀海、制片人孟凡耀联合深圳市深广传媒集团、北京华晟泰通传媒投资有限公司、吉林影视剧制作集团公司、西安曲江影视投资 (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时代先锋影艺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打造。该剧以清朝中晚期波翻浪涌的历史风云为背景,浓墨重彩地描画了山西寿阳一代大儒祁寯藻具有悲剧和传奇色彩的一生,表现了中国古代文人忠清亮直的高贵品格,剧情曲折,画面冲击感强,非常有震撼力,是一部风格独特,气势恢宏,故事跌宕起伏,内涵丰富,具有创新思维的作品。它既不同于以权谋文化为主的帝王戏,也不是“戏说”剧。它是以现代人的视角、眼光和审美价值取向,通过祁寯藻的形象塑造,给观众提供了一个生动、真实而又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古代政治家的形象,展现了关心民生,为自己信念奋斗终生的民族志士的内心世界和人生历程。

花絮
        古装正剧诠释“天地民心”
  由成泰燊、袁弘、宋佳、赵鸿飞、杨明娜、孙海英、吕丽萍等主演的古装历史剧《天地民心》正在央视八套播出。或许是因为广电总局的禁令让观众久违了古装剧,《天地民心》尽管在播出前没有举行大规模的宣传,还是吸引了很多观众的注意。剧中主人公祁寯藻命运的跌宕也拉动了收视率的提升。
  一人难演四朝跨度
  《天地民心》的主人公祁寯藻是一个生活在清代嘉庆到同治年间的文人,电视剧正是围绕他跌宕起伏、多灾多难的一生展开。杨阳说,选择两个人扮演祁寯藻,其实是从客观条件上考虑,如果让一个演员从少年演到老年,不仅演员会很吃力,到老年时,观众看起来也缺乏说服力。
  她对两位祁寯藻的扮演者袁弘和成泰燊都大为赞赏,杨阳透露,其实电视剧开拍前,是先定下来祁寯藻中年的扮演者成泰燊,不过,考虑到让年近四十的成泰燊去表演16岁时和小宋佳谈恋爱的戏份会显得不自然,于是找到新人袁弘,直到演到祁寯藻的父亲祈韵士去世,才换成了步入成熟的成泰燊。“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男演员演完祁寯藻的一生,但现在30岁左右的男演员中找不到。”杨阳说,祁寯藻一生陪伴了四个皇帝,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可谓“四朝文臣”、“三代帝师”,在拍完袁弘的戏份时,她曾一度想让他接着演到老,但想到祁寯藻80岁时要面对儿皇帝,这种老态龙钟的样子和沧桑的心态年轻演员驾驭起来会有很大难度。
  历史戏不应只有勾心斗角
  在杨阳看来,现在电视屏幕上充斥了太多的家庭伦理剧和后宫争斗戏,“一打开电视,都是变着法儿的结婚、离婚,婆婆、媳妇之间的矛盾。没有人去思考圣贤之训和那些让人感到痛苦的东西。”
  《天地民心》最早是按照54集拍摄,140天拍摄完成,执导这样一部大体量作品,杨阳说她最看重这种历史正剧蕴含的精神,“现在的古装剧大多是宫廷里的权力斗争和后宫争宠,社会竞争这么激烈,观众还要接受这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能提供一种精神和信仰的历史正剧太少了。”杨阳自知《天地民心》的剧名可能会受到观众本能的排斥,但她说这四个字是最能概括这部电视剧主旨的。“我们很少会去想,人为什么要读书,读书为什么要做官,做官以后应该干什么。有一群人似乎被遗忘了,就是像祁寯藻这样伸张正义、内心坦荡的读书人,我觉得心里有一种正义感,想替这些文人秀才说话。”
  电视连续剧《天地民心》杨阳导演的阐述
  一、我为什么接拍这样一部古装电视剧
  在此之前,我从未涉足过古装剧。感觉帝王将相的生活离我们很远。古代宫廷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的戏剧冲突固然能够吊人胃口,但能给后代人多少人生激励却是不敢企盼的。我和信任我的投资人都试图在古装剧收视率大滑坡的年度里,给这部《天地民心》一个突破,给它一些新的立意和审美追求,让观众重新青睐古老的皇宫、长袍和大辫子。然而这是多么艰难的探索啊!它不仅需要灵感和想象力,也更需要勇气!现在,让我们来梳理一下这个故事,从讲故事的角度,也许能让我们发现一些独特的东西。
  真实的祁寯藻,是一个生活在清代嘉庆到同治年间的文人。一生经历了四朝皇帝,分别为嘉庆、道光、咸丰、同治。祁寯藻是这四位皇帝的臣子也是其中三位的老师。正所谓“四朝文臣”“三代帝师”。他生平73年,为官46年,经历了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鸦片战争。他多次担任科举考试的主考官和湖南等地学政,发掘了一批晚清名臣。祁寯藻的家乡在山西寿阳,至今那里的人们对他仍是津津乐道,引为骄傲。在寿阳县的平舒村,依然保留着祁家古老的院落,门前还有两根标志着“状元及第”的旗杆。
  此外,他还是一个书法家。从那些端庄俊丽、笔力遒健的遗墨中,可见其人端正、坦荡、“忠清亮直”的心性。在祁县渠家大院的茶室里,我看到一副祁寯藻手书的对联:“立德立言居之以敬;有直有谅尊其所闻。”由此可见其为人处世之道。
  祁寯藻十五岁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中秀才。被誉为神童。十八岁中举人,二十二岁中进士,因成绩优秀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官至一品,曾任首席军机大臣,上书房总师傅等朝廷要职。尽管在《清史稿》中对他的记载仅有两千余字。但我想,恰恰是这样,却给与我们无限的创作空间,让我们在这个人物身上尽情释放想象,将我们对自古以来中国文化人在历代王朝中不懈的理想追求集合起来、将他们宁为玉碎的坚定信念集合起来、将他们自身的矛盾和痛苦集合起来、将我们的敬意与理解集合起来,塑造一个“艺术的祁寯藻”。从这个形象中,你可以看到屈原的悲屈之死,杜甫的落魄人生,海瑞的刚直不阿,司马迁的奇辱之痛……等等文人志士大义凛然、慷慨悲歌的身影和他们奔腾的豪情。因此,我们这部电视剧不是为一个建立过丰功伟绩、名留青史的“臣”立传,而是为一批名不见经传、却以魂相传的“人”去树碑。他们是一个个令人尊敬、又令人心碎的“中国古代文臣”,或者说是“文化人”、也就是今天的“知识分子”。在不胜枚举的历代名臣将相中,有太多文治武功、开疆拓土、建功立业的文臣武将,名垂千古,芳名远播。我们的文艺作品也给了他们充分的空间和笔墨。而今天,当我第一次手执导筒,将镜头瞄准历史的时候,我希望能为千千万万无名的文人志士立一块纪念碑,去祭奠他们。表达我们对他们为民请命、披肝沥胆、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敬仰。“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 何哉?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居庙堂之高, 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 则忧其君。 是进亦忧, 退亦忧; 然则何时而乐耶? 其必曰: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 这里所说的“古仁人之心”就正是我们这部《天地民心》中所要表达的“中国文人精神”!尽管古代读书人为求“功名”不惜忍受“头悬梁锥刺股”“十年寒窗苦”的磨难,但却常常在一瞬之间,或因一句“逆耳忠言”、“一纸奏章”被砍头、凌迟、车裂、发配、甚至“满门抄斩”。这样的故事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中不胜枚举。也正是这些貌似羸弱、手无缚鸡之力的“穷秀才”们,竟会在那样的时刻,毅然决然,慷慨赴死。“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其惨烈悲壮的程度绝不逊于侠客壮士。而今天,当我们的观众将所有的热情和崇拜全部奉献给“亮剑”“狼毒花”“士兵突击”中那些气质粗旷、叱诧风云的“战将“时,难道我们不该将祁寯藻等“古仁人”“士大夫”的精神风貌重新张扬、立为偶像吗?因此,我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让我们去接近那些灵魂,用我们的感悟和激情去诠释他们。在此,我也希望参加拍摄的全体演职员用你们的感悟和激情去面对他们,这其中也许就有我们自己的身影和你祖先的足迹。
  二、《天地民心》将是一部什么样的古装剧
  故事开始于祁寯藻的青年时代。十七岁的年轻人风华正茂,才华横溢。传统的四书五经已经不能满足他旺盛的求知欲,于是将视野投向那些被朝廷列为禁书的著作,如《唐末文选》、皮日休的《原谤》等等。即便传统的孔孟之道,也成为他针贬时弊的理论武器。这个阶段的祁寯藻大有“挥斥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概。相当于今天的“愤青”吧。身为宝泉局监督的父亲祁韵士,突然遭人陷害,被诬为“贪污”,险些丧命,后被放逐新疆,全家人不得不在小脚母亲的带领下返回原籍,重拾农耕。在经历了突如其来的家难之后,祁寯藻更亲身感到人间不平,世道险恶,他愤怒地放弃了读书人唯一的生路――科考,并发誓再不读书。而此时,年轻的祁寯藻却对探索人间正道更加向往。家难和民间疾苦使他迅速长大,开始思考如何为人,如何为读书人,这一严峻的问题。在父亲“遗嘱”的指引下,他在名士张观藜的商号中当了一名马夫,表面上完全脱离了读书人的轨迹,而实际上,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种更为强大的能量正在悄悄地聚集。也正是这个貌似商人,睁眼闭眼只为赚钱的张观藜(实为天下大儒)的不近人情的“调教”下,年轻的祁寯藻建立起“以民为本”“致君尧舜”“使民小康”的人生信念。在亲身经历了一场灾民为糊口夺粮的“打劫”之后,祁寯藻毅然选择了 “出生入死,有去无回”的道路――入朝做官。带着“古之取天下也以民心,今之取天下也以民命”的理念,重回“科考”,连闯三关,死里逃生,最终“金榜题名”。
  从古至今,中国知识分子都始终追求着一个共同的、简单却又难以攀越的人生境界,那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也是祁寯藻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只不过他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加坎坷。祁寯藻认为读书人所以读书,不只为求取功名、衣食俸禄、光宗耀祖,更要为使皇帝做一个尧舜之君,使天下人过上安康的日子而殚精竭虑、劳命奔波。为了这一“单纯”的信念,他一生苦守清贫、孤寂,屡遭恶人陷害、命在旦夕。就连其挚爱、亲朋也因此蒙难。在可歌可泣的鸦片战争中,人们深知熟记的是“林则徐”“邓廷桢”的名字,而在我们的《天地民心》中,“祁寯藻的鸦片战争”同样荡气回肠。在清王朝走向末路,“文官贪财”“武将怕死”的时候,祁寯藻亲手处决了视为骨肉的“贪官”义弟(元白);在忠孝不能两全的痛苦抉择中,他没有能力给母亲一份厚葬。在暗箭密布的政治波澜中,他用性命保护着情同手足的“钦犯”义兄(怀义)。而在个人的心灵深处,他珍藏着终生的挚爱(含黛)。那是一段“梁山伯与祝英台”式的浪漫,刻骨铭心,泪血交加,却又不得不割舍的恋情。如果说天下大儒张观藜用冷眼旁观笑看风云变换的出世态度远离朝廷、远离风口浪尖以求洁身自好的话,祁寯藻则如飞蛾扑火般地投身到刀枪林立、暗箭丛生的官场之中。以卵击石的勇气与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天子据理力争、为民请命,几上几下,出生入死。鸦片战争失败后,道光皇帝像被打断了脊梁骨,一蹶不振。大清王朝的败相表露无遗。林则徐等主战派均遭贬遣。祁寯藻也因此再度致仕,返乡务农。在家乡寿阳耕田的数年间,他潜心思考人生哲理,观察农事气象,思维空间从朝廷拓展到山野。从一个原本不事农桑的士大夫变成一个熟知庄稼作物生长规律的农业专家,所著《马首农言》震惊朝野,亦流传至今。
  作为一个文人,士大夫,祁寯藻为自己的政治理念付出了他的全部——生命、爱情、亲情和财富。这些常人所看重的东西,其实祁寯藻也很看重。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祁寯藻的这个“道”,也正是天下良臣和文人志士们所共同追求的“道”,这便是“天地民心”!
  祁寯藻在经历了几上几下、出生入死的政治波澜之后。在他七十余岁高龄之际,最后一次被慈禧召进宫中为同治皇帝授课。面对着一脸稚气的幼年皇帝,想想鸦片战争后坍塌的半壁江山,衰老的祁寯藻欲哭无泪,欲罢不能。正在这时,宝座上传来小皇帝娇嫩的声音:“祁师傅,既然这是你给朕上的第一课,你就先给朕讲讲,怎样做个好皇帝吧。”忽然之间,祁寯藻觉得他听到了有史以来这世界上最美的声音,浑浊的眼睛再一次放出光芒,喑哑的喉咙努力迸出清亮之音――
  “我家冷寿阳,山势俯上党。边城苦寒地,去天只一掌……”大雪纷飞的山野中,回响着孩儿们朗朗的声音。马车载着气若游丝的老人祁寯藻返回家乡。他蜷缩在冰冷的角落,回想着最后一次为大清皇上授课的情景,一行老泪浑浊地流淌下来。这是他为他的大清而流的最后一滴泪水。也是为自己的一生和那些已然先他而去的挚爱亲朋们发出的最后的悲鸣。他挣扎着起身,在大雪中蹒跚狂奔,想要追上天空中那只漂浮的风筝。那是他一生所爱,却无法获得、始终珍藏在心底的美丽。现在,他要去追随她了。
  鲜红的血,撒在白色的山野上。魂兮归去,化作一片斑驳的痕迹,看不清字迹,也没有年代,那是久远的、无数灵魂的墓碑。
  生命,在无望的努力中消磨殆尽。花开花落,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三、《天地民心》应该有怎样的风格和视觉感受
  我想用“气势和意境”去概括需要很多形容词才能表达的内容。在山西看景的过程中,有一天在大山里行走,举目望去,群山连绵、沟壑从横、气势磅礴。不禁想起范仲淹“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的词句。由此,我想到,《天地民心》应该在全剧空间的设计上,鲜明地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城”——即,宫廷、朝廷、官邸、衙门、监狱等等跟“城”有关的环境;它代表了政治、权力、阴谋、压迫等概念。这一部分的氛围是压抑的,令人窒息的,有力,但却是不和谐的,给人压迫感和矛盾冲突的感受。在影调上,更接近低调。光影造成的压迫感和动感,对上述气氛的营造会有所帮助。另外,我觉得在色彩上不需要饱和,色系单调一些,使得这“城”缺乏生气与和谐。另一部分是“山”——即,乡野、故土、田园等等跟“山、川、大自然”有关的环境。包含了生命、自由、人性和仁爱的意义。这部分的氛围是和谐的、舒展的、壮丽、美好、充满生命的张力。它代表着民众、亲情、天下等概念。在影调上更趋柔和、色彩更加丰富。这两个环境不断发生对比和碰撞,构成了对本剧矛盾冲突的形象性诠释。在主人公祁寯藻一生的轨迹中,恰恰就是在这“山”与“城”之间游走。他所处的社会环境,如果用“大厦将倾,独木难支”来形容的话,祁寯藻等朝廷少数“清流”便是那根“独木”了。为什么这些少数派反倒具有这么大的胆量,不在大厦倾倒前率先跑掉?我想就是因为有“山”。有他们对“山”的热爱和牵挂。也有“山”对他们的支撑,才使他甘愿成为那根“独木”,不顾生死顽强地支撑着。每当他在“城”里被整得遍体鳞伤、身心俱疲的时候,他就要回到“山”里去,疗伤、重新聚集能量。养好了,再回到“城”里,继续战斗。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独自到小树林,舔净伤口,再重新出去作战。因此,“山”就是“天地”的概念,“民心”也是“山”的代称。因此,这“山”的“气势与意境”便是非常的至关重要了。
  我希望这部剧是充满动感的。无论是运镜、还是光影、还是场面调度,还是剪辑等等方面,都要注重“动感”。构成一种特别的、与众不同的节奏和讲述风格。用“动”去表现人物内心的波澜起伏、矛盾冲突、命运的跌宕。同时,用“动”去与“静”产生对比。在拍摄阶段的“动”,不仅仅是机器的运动、场面的调度,在某种程度上,我更需要美术部门、特别是道具部门给我和演员们提供丰富的活动支点和使他们“动”起来的合理依据。比如在“山”的部分,我希望更接近“原生态”,无论是色彩上,还是形态上,都有一种令人陌生的力度和美感。而这种奇特的“力度”和“美感”正是在“动”中产生的。比如一家人为重建家园而作的努力,从他们第一脚踏进破败不堪、满目荒芜的小院子开始,到披星戴月、含辛茹苦地耕作、纺织、喂养、浇灌等一些列生活场景中,都要从始至终地保持着不间断的“动感”――劳动。人物的举手投足、讲话、冲突都要在合理的“动作”中完成。而不仅仅是站在那里,两手空空地“说台词”。这包括所有的群众演员。因此,这就要求美术、道具等部门,细致地、有创造性地将这种氛围营造出来。在祁寯藻被贬回乡,撰写《马首农言》的段落,更要突出浓郁的乡野气息和田园氛围对这个身心俱伤的人的精神滋养。在这里我想借用牛顿的名言“生命在于运动”。换句话说,唯有“动”才有“生命”。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努力使《天地民心》在令人惊奇、震撼和美的状态中“动”起来吧。这也许就是我们这部古装剧区别人他人的关键点。在“城”的部分,我希望更多的展示空间与人物之间的对立关系。比如在高大的皇宫中,皇帝和臣子们所处的压抑、孤寂、无助乃至于荒凉、冷落的氛围。看上去好像这是不应该的,但我们却要让这种氛围实实在在地存在。因为这是我对当时的“城”的感觉和表达。
  关于风格,我希望它保持我“细腻”的长项。追求凝重、端正和文化品位。同时将“原生态”和“印象派”有机地结合起来。是美的,但是更有悲剧性。既有贝多芬(《命运》),又有柴可夫斯基(《悲怆》)。另外不要忘记的是,发现与今天普通观众情投意合的审美元素。
  尽管现实主义手法是我们的主基调。但我不希望这部戏过于沉闷、单调。无论在剧作上,还是在表演上,都不要“板着脸”说主题,教育人。这会使今天的观众远离我们。我希望在现实主义的主调上,结合一些浪漫主义的、写意的手法。无论是在环境创造(搭景、置景)、气氛营造(摄影、照明)还是在音乐、剪辑、美术、服装等等方面,都要充分发挥想象力,大胆尝试,给出一些令观众耳目一新、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新奇感的东西。让观众在对古装剧审美疲劳的时候,获得一份意外的欣喜。这是我们要想方设法做到的。
  四、对服装、化妆等部门的期待
  在此,我只想提醒有关部门各位注意的是,既不要脱离历史,也不要保守。我们需要特别的“动感”和特别的“质感”。至于如何“特别”,大家可以充分想象。比如祁寯藻这个人物,如前所述,他是一个中国文人的综合形象。因此,官服,大可不必过于强调,倒是要充分考虑到便服的设计制作。打破清代马蹄袖的限制,可以将其他朝代的风格综合进去。他在服装方面的漫不经心来自于清廉简朴的生活理念,因此,就给我们开辟了广阔的设计空间。比如我们可能会因他白色的宽袍联想到李白的不羁,会因某一种压抑的颜色,想到屈原、司马迁、乃至于鲁迅……此外,对于其他角色,如含黛、玉儿、刘氏、宿藻、张牧等人物的服装、造型设计,也希望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做出令人有新奇感、有个性、符合现代人高级审美观念的设计。
暂无资料
暂无相关报道
    暂无相关资料
        古装正剧诠释“天地民心”
  由成泰燊、袁弘、宋佳、赵鸿飞、杨明娜、孙海英、吕丽萍等主演的古装历史剧《天地民心》正在央视八套播出。或许是因为广电总局的禁令让观众久违了古装剧,《天地民心》尽管在播出前没有举行大规模的宣传,还是吸引了很多观众的注意。剧中主人公祁寯藻命运的跌宕也拉动了收视率的提升。
  一人难演四朝跨度
  《天地民心》的主人公祁寯藻是一个生活在清代嘉庆到同治年间的文人,电视剧正是围绕他跌宕起伏、多灾多难的一生展开。杨阳说,选择两个人扮演祁寯藻,其实是从客观条件上考虑,如果让一个演员从少年演到老年,不仅演员会很吃力,到老年时,观众看起来也缺乏说服力。
  她对两位祁寯藻的扮演者袁弘和成泰燊都大为赞赏,杨阳透露,其实电视剧开拍前,是先定下来祁寯藻中年的扮演者成泰燊,不过,考虑到让年近四十的成泰燊去表演16岁时和小宋佳谈恋爱的戏份会显得不自然,于是找到新人袁弘,直到演到祁寯藻的父亲祈韵士去世,才换成了步入成熟的成泰燊。“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男演员演完祁寯藻的一生,但现在30岁左右的男演员中找不到。”杨阳说,祁寯藻一生陪伴了四个皇帝,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可谓“四朝文臣”、“三代帝师”,在拍完袁弘的戏份时,她曾一度想让他接着演到老,但想到祁寯藻80岁时要面对儿皇帝,这种老态龙钟的样子和沧桑的心态年轻演员驾驭起来会有很大难度。
  历史戏不应只有勾心斗角
  在杨阳看来,现在电视屏幕上充斥了太多的家庭伦理剧和后宫争斗戏,“一打开电视,都是变着法儿的结婚、离婚,婆婆、媳妇之间的矛盾。没有人去思考圣贤之训和那些让人感到痛苦的东西。”
  《天地民心》最早是按照54集拍摄,140天拍摄完成,执导这样一部大体量作品,杨阳说她最看重这种历史正剧蕴含的精神,“现在的古装剧大多是宫廷里的权力斗争和后宫争宠,社会竞争这么激烈,观众还要接受这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能提供一种精神和信仰的历史正剧太少了。”杨阳自知《天地民心》的剧名可能会受到观众本能的排斥,但她说这四个字是最能概括这部电视剧主旨的。“我们很少会去想,人为什么要读书,读书为什么要做官,做官以后应该干什么。有一群人似乎被遗忘了,就是像祁寯藻这样伸张正义、内心坦荡的读书人,我觉得心里有一种正义感,想替这些文人秀才说话。”
  电视连续剧《天地民心》杨阳导演的阐述
  一、我为什么接拍这样一部古装电视剧
  在此之前,我从未涉足过古装剧。感觉帝王将相的生活离我们很远。古代宫廷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的戏剧冲突固然能够吊人胃口,但能给后代人多少人生激励却是不敢企盼的。我和信任我的投资人都试图在古装剧收视率大滑坡的年度里,给这部《天地民心》一个突破,给它一些新的立意和审美追求,让观众重新青睐古老的皇宫、长袍和大辫子。然而这是多么艰难的探索啊!它不仅需要灵感和想象力,也更需要勇气!现在,让我们来梳理一下这个故事,从讲故事的角度,也许能让我们发现一些独特的东西。
  真实的祁寯藻,是一个生活在清代嘉庆到同治年间的文人。一生经历了四朝皇帝,分别为嘉庆、道光、咸丰、同治。祁寯藻是这四位皇帝的臣子也是其中三位的老师。正所谓“四朝文臣”“三代帝师”。他生平73年,为官46年,经历了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鸦片战争。他多次担任科举考试的主考官和湖南等地学政,发掘了一批晚清名臣。祁寯藻的家乡在山西寿阳,至今那里的人们对他仍是津津乐道,引为骄傲。在寿阳县的平舒村,依然保留着祁家古老的院落,门前还有两根标志着“状元及第”的旗杆。
  此外,他还是一个书法家。从那些端庄俊丽、笔力遒健的遗墨中,可见其人端正、坦荡、“忠清亮直”的心性。在祁县渠家大院的茶室里,我看到一副祁寯藻手书的对联:“立德立言居之以敬;有直有谅尊其所闻。”由此可见其为人处世之道。
  祁寯藻十五岁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中秀才。被誉为神童。十八岁中举人,二十二岁中进士,因成绩优秀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官至一品,曾任首席军机大臣,上书房总师傅等朝廷要职。尽管在《清史稿》中对他的记载仅有两千余字。但我想,恰恰是这样,却给与我们无限的创作空间,让我们在这个人物身上尽情释放想象,将我们对自古以来中国文化人在历代王朝中不懈的理想追求集合起来、将他们宁为玉碎的坚定信念集合起来、将他们自身的矛盾和痛苦集合起来、将我们的敬意与理解集合起来,塑造一个“艺术的祁寯藻”。从这个形象中,你可以看到屈原的悲屈之死,杜甫的落魄人生,海瑞的刚直不阿,司马迁的奇辱之痛……等等文人志士大义凛然、慷慨悲歌的身影和他们奔腾的豪情。因此,我们这部电视剧不是为一个建立过丰功伟绩、名留青史的“臣”立传,而是为一批名不见经传、却以魂相传的“人”去树碑。他们是一个个令人尊敬、又令人心碎的“中国古代文臣”,或者说是“文化人”、也就是今天的“知识分子”。在不胜枚举的历代名臣将相中,有太多文治武功、开疆拓土、建功立业的文臣武将,名垂千古,芳名远播。我们的文艺作品也给了他们充分的空间和笔墨。而今天,当我第一次手执导筒,将镜头瞄准历史的时候,我希望能为千千万万无名的文人志士立一块纪念碑,去祭奠他们。表达我们对他们为民请命、披肝沥胆、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敬仰。“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 何哉?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居庙堂之高, 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 则忧其君。 是进亦忧, 退亦忧; 然则何时而乐耶? 其必曰: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 这里所说的“古仁人之心”就正是我们这部《天地民心》中所要表达的“中国文人精神”!尽管古代读书人为求“功名”不惜忍受“头悬梁锥刺股”“十年寒窗苦”的磨难,但却常常在一瞬之间,或因一句“逆耳忠言”、“一纸奏章”被砍头、凌迟、车裂、发配、甚至“满门抄斩”。这样的故事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中不胜枚举。也正是这些貌似羸弱、手无缚鸡之力的“穷秀才”们,竟会在那样的时刻,毅然决然,慷慨赴死。“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其惨烈悲壮的程度绝不逊于侠客壮士。而今天,当我们的观众将所有的热情和崇拜全部奉献给“亮剑”“狼毒花”“士兵突击”中那些气质粗旷、叱诧风云的“战将“时,难道我们不该将祁寯藻等“古仁人”“士大夫”的精神风貌重新张扬、立为偶像吗?因此,我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让我们去接近那些灵魂,用我们的感悟和激情去诠释他们。在此,我也希望参加拍摄的全体演职员用你们的感悟和激情去面对他们,这其中也许就有我们自己的身影和你祖先的足迹。
  二、《天地民心》将是一部什么样的古装剧
  故事开始于祁寯藻的青年时代。十七岁的年轻人风华正茂,才华横溢。传统的四书五经已经不能满足他旺盛的求知欲,于是将视野投向那些被朝廷列为禁书的著作,如《唐末文选》、皮日休的《原谤》等等。即便传统的孔孟之道,也成为他针贬时弊的理论武器。这个阶段的祁寯藻大有“挥斥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概。相当于今天的“愤青”吧。身为宝泉局监督的父亲祁韵士,突然遭人陷害,被诬为“贪污”,险些丧命,后被放逐新疆,全家人不得不在小脚母亲的带领下返回原籍,重拾农耕。在经历了突如其来的家难之后,祁寯藻更亲身感到人间不平,世道险恶,他愤怒地放弃了读书人唯一的生路――科考,并发誓再不读书。而此时,年轻的祁寯藻却对探索人间正道更加向往。家难和民间疾苦使他迅速长大,开始思考如何为人,如何为读书人,这一严峻的问题。在父亲“遗嘱”的指引下,他在名士张观藜的商号中当了一名马夫,表面上完全脱离了读书人的轨迹,而实际上,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种更为强大的能量正在悄悄地聚集。也正是这个貌似商人,睁眼闭眼只为赚钱的张观藜(实为天下大儒)的不近人情的“调教”下,年轻的祁寯藻建立起“以民为本”“致君尧舜”“使民小康”的人生信念。在亲身经历了一场灾民为糊口夺粮的“打劫”之后,祁寯藻毅然选择了 “出生入死,有去无回”的道路――入朝做官。带着“古之取天下也以民心,今之取天下也以民命”的理念,重回“科考”,连闯三关,死里逃生,最终“金榜题名”。
  从古至今,中国知识分子都始终追求着一个共同的、简单却又难以攀越的人生境界,那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也是祁寯藻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只不过他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加坎坷。祁寯藻认为读书人所以读书,不只为求取功名、衣食俸禄、光宗耀祖,更要为使皇帝做一个尧舜之君,使天下人过上安康的日子而殚精竭虑、劳命奔波。为了这一“单纯”的信念,他一生苦守清贫、孤寂,屡遭恶人陷害、命在旦夕。就连其挚爱、亲朋也因此蒙难。在可歌可泣的鸦片战争中,人们深知熟记的是“林则徐”“邓廷桢”的名字,而在我们的《天地民心》中,“祁寯藻的鸦片战争”同样荡气回肠。在清王朝走向末路,“文官贪财”“武将怕死”的时候,祁寯藻亲手处决了视为骨肉的“贪官”义弟(元白);在忠孝不能两全的痛苦抉择中,他没有能力给母亲一份厚葬。在暗箭密布的政治波澜中,他用性命保护着情同手足的“钦犯”义兄(怀义)。而在个人的心灵深处,他珍藏着终生的挚爱(含黛)。那是一段“梁山伯与祝英台”式的浪漫,刻骨铭心,泪血交加,却又不得不割舍的恋情。如果说天下大儒张观藜用冷眼旁观笑看风云变换的出世态度远离朝廷、远离风口浪尖以求洁身自好的话,祁寯藻则如飞蛾扑火般地投身到刀枪林立、暗箭丛生的官场之中。以卵击石的勇气与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天子据理力争、为民请命,几上几下,出生入死。鸦片战争失败后,道光皇帝像被打断了脊梁骨,一蹶不振。大清王朝的败相表露无遗。林则徐等主战派均遭贬遣。祁寯藻也因此再度致仕,返乡务农。在家乡寿阳耕田的数年间,他潜心思考人生哲理,观察农事气象,思维空间从朝廷拓展到山野。从一个原本不事农桑的士大夫变成一个熟知庄稼作物生长规律的农业专家,所著《马首农言》震惊朝野,亦流传至今。
  作为一个文人,士大夫,祁寯藻为自己的政治理念付出了他的全部——生命、爱情、亲情和财富。这些常人所看重的东西,其实祁寯藻也很看重。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祁寯藻的这个“道”,也正是天下良臣和文人志士们所共同追求的“道”,这便是“天地民心”!
  祁寯藻在经历了几上几下、出生入死的政治波澜之后。在他七十余岁高龄之际,最后一次被慈禧召进宫中为同治皇帝授课。面对着一脸稚气的幼年皇帝,想想鸦片战争后坍塌的半壁江山,衰老的祁寯藻欲哭无泪,欲罢不能。正在这时,宝座上传来小皇帝娇嫩的声音:“祁师傅,既然这是你给朕上的第一课,你就先给朕讲讲,怎样做个好皇帝吧。”忽然之间,祁寯藻觉得他听到了有史以来这世界上最美的声音,浑浊的眼睛再一次放出光芒,喑哑的喉咙努力迸出清亮之音――
  “我家冷寿阳,山势俯上党。边城苦寒地,去天只一掌……”大雪纷飞的山野中,回响着孩儿们朗朗的声音。马车载着气若游丝的老人祁寯藻返回家乡。他蜷缩在冰冷的角落,回想着最后一次为大清皇上授课的情景,一行老泪浑浊地流淌下来。这是他为他的大清而流的最后一滴泪水。也是为自己的一生和那些已然先他而去的挚爱亲朋们发出的最后的悲鸣。他挣扎着起身,在大雪中蹒跚狂奔,想要追上天空中那只漂浮的风筝。那是他一生所爱,却无法获得、始终珍藏在心底的美丽。现在,他要去追随她了。
  鲜红的血,撒在白色的山野上。魂兮归去,化作一片斑驳的痕迹,看不清字迹,也没有年代,那是久远的、无数灵魂的墓碑。
  生命,在无望的努力中消磨殆尽。花开花落,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三、《天地民心》应该有怎样的风格和视觉感受
  我想用“气势和意境”去概括需要很多形容词才能表达的内容。在山西看景的过程中,有一天在大山里行走,举目望去,群山连绵、沟壑从横、气势磅礴。不禁想起范仲淹“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的词句。由此,我想到,《天地民心》应该在全剧空间的设计上,鲜明地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城”——即,宫廷、朝廷、官邸、衙门、监狱等等跟“城”有关的环境;它代表了政治、权力、阴谋、压迫等概念。这一部分的氛围是压抑的,令人窒息的,有力,但却是不和谐的,给人压迫感和矛盾冲突的感受。在影调上,更接近低调。光影造成的压迫感和动感,对上述气氛的营造会有所帮助。另外,我觉得在色彩上不需要饱和,色系单调一些,使得这“城”缺乏生气与和谐。另一部分是“山”——即,乡野、故土、田园等等跟“山、川、大自然”有关的环境。包含了生命、自由、人性和仁爱的意义。这部分的氛围是和谐的、舒展的、壮丽、美好、充满生命的张力。它代表着民众、亲情、天下等概念。在影调上更趋柔和、色彩更加丰富。这两个环境不断发生对比和碰撞,构成了对本剧矛盾冲突的形象性诠释。在主人公祁寯藻一生的轨迹中,恰恰就是在这“山”与“城”之间游走。他所处的社会环境,如果用“大厦将倾,独木难支”来形容的话,祁寯藻等朝廷少数“清流”便是那根“独木”了。为什么这些少数派反倒具有这么大的胆量,不在大厦倾倒前率先跑掉?我想就是因为有“山”。有他们对“山”的热爱和牵挂。也有“山”对他们的支撑,才使他甘愿成为那根“独木”,不顾生死顽强地支撑着。每当他在“城”里被整得遍体鳞伤、身心俱疲的时候,他就要回到“山”里去,疗伤、重新聚集能量。养好了,再回到“城”里,继续战斗。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独自到小树林,舔净伤口,再重新出去作战。因此,“山”就是“天地”的概念,“民心”也是“山”的代称。因此,这“山”的“气势与意境”便是非常的至关重要了。
  我希望这部剧是充满动感的。无论是运镜、还是光影、还是场面调度,还是剪辑等等方面,都要注重“动感”。构成一种特别的、与众不同的节奏和讲述风格。用“动”去表现人物内心的波澜起伏、矛盾冲突、命运的跌宕。同时,用“动”去与“静”产生对比。在拍摄阶段的“动”,不仅仅是机器的运动、场面的调度,在某种程度上,我更需要美术部门、特别是道具部门给我和演员们提供丰富的活动支点和使他们“动”起来的合理依据。比如在“山”的部分,我希望更接近“原生态”,无论是色彩上,还是形态上,都有一种令人陌生的力度和美感。而这种奇特的“力度”和“美感”正是在“动”中产生的。比如一家人为重建家园而作的努力,从他们第一脚踏进破败不堪、满目荒芜的小院子开始,到披星戴月、含辛茹苦地耕作、纺织、喂养、浇灌等一些列生活场景中,都要从始至终地保持着不间断的“动感”――劳动。人物的举手投足、讲话、冲突都要在合理的“动作”中完成。而不仅仅是站在那里,两手空空地“说台词”。这包括所有的群众演员。因此,这就要求美术、道具等部门,细致地、有创造性地将这种氛围营造出来。在祁寯藻被贬回乡,撰写《马首农言》的段落,更要突出浓郁的乡野气息和田园氛围对这个身心俱伤的人的精神滋养。在这里我想借用牛顿的名言“生命在于运动”。换句话说,唯有“动”才有“生命”。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努力使《天地民心》在令人惊奇、震撼和美的状态中“动”起来吧。这也许就是我们这部古装剧区别人他人的关键点。在“城”的部分,我希望更多的展示空间与人物之间的对立关系。比如在高大的皇宫中,皇帝和臣子们所处的压抑、孤寂、无助乃至于荒凉、冷落的氛围。看上去好像这是不应该的,但我们却要让这种氛围实实在在地存在。因为这是我对当时的“城”的感觉和表达。
  关于风格,我希望它保持我“细腻”的长项。追求凝重、端正和文化品位。同时将“原生态”和“印象派”有机地结合起来。是美的,但是更有悲剧性。既有贝多芬(《命运》),又有柴可夫斯基(《悲怆》)。另外不要忘记的是,发现与今天普通观众情投意合的审美元素。
  尽管现实主义手法是我们的主基调。但我不希望这部戏过于沉闷、单调。无论在剧作上,还是在表演上,都不要“板着脸”说主题,教育人。这会使今天的观众远离我们。我希望在现实主义的主调上,结合一些浪漫主义的、写意的手法。无论是在环境创造(搭景、置景)、气氛营造(摄影、照明)还是在音乐、剪辑、美术、服装等等方面,都要充分发挥想象力,大胆尝试,给出一些令观众耳目一新、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新奇感的东西。让观众在对古装剧审美疲劳的时候,获得一份意外的欣喜。这是我们要想方设法做到的。
  四、对服装、化妆等部门的期待
  在此,我只想提醒有关部门各位注意的是,既不要脱离历史,也不要保守。我们需要特别的“动感”和特别的“质感”。至于如何“特别”,大家可以充分想象。比如祁寯藻这个人物,如前所述,他是一个中国文人的综合形象。因此,官服,大可不必过于强调,倒是要充分考虑到便服的设计制作。打破清代马蹄袖的限制,可以将其他朝代的风格综合进去。他在服装方面的漫不经心来自于清廉简朴的生活理念,因此,就给我们开辟了广阔的设计空间。比如我们可能会因他白色的宽袍联想到李白的不羁,会因某一种压抑的颜色,想到屈原、司马迁、乃至于鲁迅……此外,对于其他角色,如含黛、玉儿、刘氏、宿藻、张牧等人物的服装、造型设计,也希望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做出令人有新奇感、有个性、符合现代人高级审美观念的设计。